博主呓语:

黑客侵入外企邮箱冒领货款 涉案金额240万元

Posted by 破冰 on 2012-7-21 22:15 Saturday

  昨天,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在接受本报专访时披露,两个主要由非洲裔犯罪嫌疑人组成的跨国诈骗团伙近日在上海被端,在我国的跨国跨境网络诈骗案件中,创下查证案件数量、犯罪嫌疑人数量和涉案金额三个“最多”的新纪录。

  已查证追诉的这9起诈骗案不仅犯罪手法较新,涉案金额高达240万元,且涉及范围广,有几十个国家的企业被骗,其中有些案件的发生地和被害企业均在境外,仅有部分犯罪嫌疑人的提款账户设在上海。上海警方凭着高度责任心,快速主动侦破案件,为境外企业挽回巨额经济损失。

黑客侵入外企邮箱冒领货款 涉案金额240万元(图)
犯罪分子冒领的部分赃款

黑客侵入外企邮箱冒领货款 涉案金额240万元(图)
犯罪嫌疑人的假护照本版照片由刑侦总队提供

  陆续接报进出口贸易公司货款被骗>>>

  去年八九月份,上海警方陆续接到各国企业报警称,与中国境内的贸易公司开展进出口贸易时,支付的数千美元至数万美元货款被盗取。经公安部督办,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

  接手之初,侦查员们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41起案件的受害企业虽遍布西班牙、美国、阿联酋等多个国家,被骗经过却如出一辙:他们和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公司都是多次合作的老朋友,双方通过电子邮件来往洽谈,买方按照邮件中提供的账号如约汇款,卖方却说没有收到货款。按理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为此,不少境外企业以为自己遭到了中国公司的欺骗,而国内一些进出口公司的负责人则怀疑公司里有内鬼,展开内部调查,却一无所获。一时间,买卖双方的诚信均遭质疑。

  原来暗中有第三方在捣鬼>>>

  警方深入调查发现,原来,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是一批从事跨国诈骗的专业犯罪分子。他们利用黑客手段,盗取各国企业的内部邮箱,监控往来信件,从中钓鱼——只要发现有关于支付、收取货款事宜的邮件,他们就会盗用卖方公司的邮箱,或伪造一个十分相似的邮箱,假冒卖方名义,向买方发送虚假邮件,要求对方将货款汇到自己的诈骗专用账户中。诈骗分子采用广撒大网策略,针对的并不仅仅是中国境内的外贸企业,随着侦查展开,警方还发现有些案件的买卖双方都在境外,与上海的唯一关联仅是犯罪分子开设的提款账户位于本市。

  虽搞清楚了犯罪手法,破案仍不容易。这些钓鱼邮件的发送地均在非洲,犯罪嫌疑人从事黑客攻击、犯罪策划、伪造护照等活动均不在我国境内,仅有少数非洲裔人员在上海开设银行账户提款。然而,这些账户的开户信息与提款人并不一致,开户人和提款人身份、账户信息都不明确,不仅追捕犯罪嫌疑人困难,追赃更是难上加难。

  调阅数百小时录像锁定9名嫌疑人>>>

  警方一一梳理提取赃款的银行账户,找出每个账户对应的数次至数十次提款时间,调阅银行柜面监控录像,再找出相关时段街头监控画面,十几个侦查员把总时长达数百小时的监控录像颠过来倒过去地看了无数遍,终于发现有9人具有重大嫌疑。其中,8人为非洲裔男青年,1人为中国女性,是其中一名外籍男子的妻子。

  在对高风险账户展开重点布控的同时,侦查员开始调查9人行踪。2011年12月29日,重点布控的银行账户有情况了!

  这天下午3时许,中国银行梅陇支行走进一名外籍男子,要求提取一个布控账户里的美元现钞。天平路派出所民警闻讯到场后发现,这正是录像中曾出现过的男子,他在上海某银行开设的另一个取款账户已被证实为诈骗账户,于是上前将他抓获。后经调查证实,此人名叫米诺瓦,在宁波居住,当天专程从宁波乘火车来上海取款,不想却自投罗网。

  为免走漏风声全市多处同时行动>>>

  如果不是米诺瓦落网,警方本想把线索“养一养”,只是对暂住在徐家汇花园、中远两湾城和斜土东路某小区的其他同伙展开全天候侦查。米诺瓦的落网很有可能会使同伙产生警觉,警方决定:“立即行动!”

  12月29日下午,侦查员向指挥部传来信息:“住在徐家汇花园的奥姆托绍出门了。”“住在中远两湾城的鲁本也出门了。”“他们俩一起回到中远两湾城的鲁本家。”“奥姆托绍离开了中远两湾城。”“奥姆托绍可能已察觉米诺瓦落网,他警惕性很高,坐上出租车后没直接回家,一直在路上兜圈子。”

  指挥部决定,为防奥姆托绍逃脱,在途中实施抓捕。于是,两辆警车一前一后将出租车拦停,民警冲上前,拉开车门,用英语亮明身份,将奥姆托绍牢牢控制。奥姆托绍心知不妙,仍极力狡辩:“我什么也没做!你们为什么抓我?”

另一路民警则在鲁本家展开行动。进门后,几个民警将鲁本控制住,几个民警直冲卫生间,果然,坐便器的水面上漂浮着一张从护照上撕下的纸片,显然,鲁本一听有人敲门,担心罪行败露,正在竭力销毁假护照等涉案证据。

  后来,警方又在斜土东路一个出租屋内,抓获另一名犯罪嫌疑人瓦力,并在瓦力卧室内的保险柜里查获90余克海洛因毒品。经查,瓦力不仅参与网络诈骗,还与同租这套房屋的一名老乡合伙贩卖毒品。

  在北京也破获一个同类型的犯罪团伙>>>

  在抓捕奥姆托绍时,警方除在他家中找到一本假护照,还从他身上找出一张用于个人生活开销的银行卡,卡主则是他的老乡弗朗西斯,卡内有几万元存款。

2  012年小年夜那天,专案组获悉弗朗西斯前往银行补办银行卡,为此,侦破组安排警力负责守候抓捕。大年初八这天,银行开门后仅15分钟,弗朗西斯就出现了。在现场负责抓捕的丁探长回忆说:“虽然非洲人在我们眼里看上去都长得差不多,辨认区分有点困难,但一看到这张脸,我就知道错不了——在之前调阅的监控录像里看到过他很多次,简直就是老熟人了!”

  与弗朗西斯落网差不多时间,一路民警在北京捣毁另一个实施同类诈骗的犯罪窝点,抓获团伙成员四人。令人吃惊的是,其中一名中国籍女子系研究生学历,在一家广告公司有正当工作。她不顾家人反对,嫁给其中一个非裔男子后,被丈夫拖下水,代为开设账户和跑腿取款。起初,她对诈骗行为并不知情,后来逐渐发觉有蹊跷,却不仅不劝阻丈夫,反而越陷越深,令人惋惜。目前,她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依法移送起诉。

  “哭泣”2小时装疯卖傻拒不交代>>>

  虽然侦查民警会说英语,与犯罪嫌疑人交流没有障碍,但他们十分狡猾,到案后,没有一个人肯承认罪行,反而不断以各种招数对抗审讯。他们时而痛哭流涕一两小时,时而对频繁取款的行为编造各种借口,实在编不下去时,索性连续几个小时闭口不言,甚至不愿在笔录上签字;时而对民警出示的监控录像矢口否认说:“画面里那个取款的人确实很像我,但肯定不是我。”

  审讯迟迟没有突破,但详尽前期工作获取的庞大证据链让民警们坚信:“决不会漏过一个犯罪分子。”后来,嘴巴最硬的奥姆托绍终于竹筒倒豆子地交待了整个跨国团伙的犯罪预谋、分工和分成情况。根据讯问及线索调查情况,侦破组进一步查明了该团伙在境外的两名外国籍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并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通缉令。

  犯罪嫌疑人衣柜中有100多条牛仔裤>>>

  目前,警方已查证的9起案件涉案金额已达到240万元,其他还有一些案件尚在调查中,赃款总数十分惊人。据调查,9名犯罪嫌疑人专门负责开设账户、提款,并按照团伙成员要求将一些赃款汇至尼日利亚,每诈骗一笔款项,参与者可分得总金额的10%。据此计算,他们应该收入颇丰。

  不过,在落网时,除了弗朗西斯的银行卡里有几万元存款,其他人几乎没什么钱,那么,赃款都去了哪里呢?

  侦查员搜查奥姆托绍家时,打开衣柜门,他们都惊呆了:柜子里竟然挂着一百多条牛仔裤!此外,他家中还有XO洋酒、古奇太阳镜、万宝龙手表、金饰品等各种奢侈品,送洗衣物的发票还表明,他几乎不动手洗衣服,而是把衣服都送到洗衣店清洗。再加上他每月租住黄金地段房屋的租金要五六千元,违法收入自然所剩无几。其他人与奥姆托绍情况相仿,他们虽然都没有正当工作,却挥金如土,平均每两三天就要去一次酒吧,在畅饮一番的同时,还要搭识女性,再加上各种生活开销,挣再多的赃款也不够花,而这也促使这些职业犯罪分子持续疯狂作案。

  幸好上海警方及时出手制止了他们继续行骗。2011年12月29日,米诺瓦原计划提取的赃款是从印度一家珠宝公司骗来的。2011年12月28日,这家珠宝公司受骗,将本应支付给马达加斯加一家供货商的货款5万美元转入米诺瓦开设的诈骗账户。2012年1月6日,印度公司一名高级经理通过追查汇款帐户地址后专程来沪,前往中国银行梅陇支行查询。银行工作人员告诉他,犯罪嫌疑人已在几天前落网,赃款也已冻结,印度客商喜出望外。几天后,警方就将把赃款发还这家印度企业,他们对中国警方主动出击的办案成效大加赞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