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呓语:

学习不怕老,现在开始也不晚

Posted by 破冰 on 2013-6-19 18:15 Wednesday

成年人大脑的可塑性,远远超过我们过去的认识。如果掌握了正确的方法,你也能像儿童一样学习。

如果你已经36岁,你很可能喜欢收集上好的葡萄酒、唱片或者体育比赛纪念品。但对于理查德•西姆考特(Richard Simcott)来说,他的收藏品是语言。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学会了30多种外语,而且他还不打算就此收手。

我们在伦敦一家饭馆里吃饭的时候,他在葡萄牙语、土耳其语和冰岛语之间跳来跳去,说起来就好像我念出餐牌上的披萨和意大利面名字一样容易。他在鹿特丹街头学了德语,在布拉格学了捷克语,在和几位建筑师合租房子的时候学了波兰语。而他在家里又跟妻子说一口流利的马其顿话。

西姆考特掌握的语言数量多、差异大,但他身上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他的年龄。远在我们白发出现、腰围渐粗之前,大脑的认知能力就应当开始退化,让我们很难再学习新技能,比如说外语、长笛或射箭。尽管西姆考特在上学时就萌生了学外语的念头,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学习能力理应也会下降。但直到目前为止,他仍然能够以很高的频率,贪婪地吸收着生疏的语法和奇怪的词汇。“我的‘语言景观’(linguistic landscape)一直在不停变化。”他说,“青春年少也好,已届中年也罢,我并不觉得人的学习能力会有多大差异。”

成年人也能拥有足以与儿童媲美的学习能力?要是放在十年之前,很可能只有极少数神经科学家会支持西姆考特的这番话。但是我们不必过早垂头丧气。我们大脑的潜能其实远超任何人的想象。纽约大学的心理学家加里•马库斯(Gary Marcus)说:“人们太过强调童年‘关键期’的学习能力了。”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提升成年人学习效率的最佳策略,可能也多少了解了西姆考特这类“学习超人”的学习诀窍。总之,无论你想学什么,现在开始,都不算晚。

“关键期”真的存在吗?

传统观念认为,大脑会随着年龄增长而钝化,变得越来越不能接受新事物——正如英语里一条谚语说的:“老狗学不会新把戏”(an old dog will learn no tricks)。这条谚语最早出现在一本18世纪的谚语集里。而早在那以前,它就可能有数百年的历史了。

上世纪60年代,研究者终于开始研究成年人大脑的可塑性,当时他们的发现似乎印证了那条谚语的说法。然而其中大多数发现都并非是对大脑直接观察所得,而间接来自认知领域。一个发现是,视力会在个体年幼时达到顶峰。如果动物在初生的几周里视力受到限制,它们在接下来的一生里都不能拥有正常的视力。对于一出生就患有白内障或者弱视的人来说,也是如此。之后再想修复,已经太迟,在这一辈子里大脑都不能正常地控制眼睛。纽约罗切斯特大学学者达芙妮•巴甫利尔(Daphne Bavelier)说:“在很长时间里,人们认为,‘关键期’过后,这类限制就固定成型、不可更改了。”

当然,上面所举的都是特例。但是证据显示,神经钝化也能够制约人在其他方面的学习能力。科学家曾做过大量关于语言学习、特别是以移民家庭为对象的研究。研究发现,儿童很容易就能学会新外语,但是他们的父母说起外语来却总是磕磕绊绊。但是,如果在外语学习上真的存在所谓“关键期”的话,应该无人能够例外才对。但是西姆考特居然能学会那么多种语言,这就应该像让狗弹琴一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啊。

多伦多约克大学学者爱伦•比亚韦斯托克(Ellen Bialystok)就怀有这样的疑问。最近她研究了美国人口普查记录,其中详细记录了超过2百万西班牙和华裔移民的语言能力。如果在人幼年时真的存在学习第二语言的“关键期”的话,那么在小时候就来到美国的人和成年之后才来的人之间,势必存在着英语能力上的巨大差异。但真实情况又如何呢?比亚韦斯托克说:“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鸿沟。”事实上她发现,移民的语言能力是随着年龄增大而逐渐降低的。与其单单指责大脑,不如说是环境不同所致。“在跟儿童说话时,人们会使用简单短句,会讲得更慢、更清楚。”她解释说,“而且,儿童所面对的整个社会和教育环境,都在敦促其学习语言。”

成年人也有学习优势

比亚韦斯托克的研究显示出成年人大脑拥有我们前所未知的可塑性,但这仍不能打消这样的怀疑:在学习某些特定技能方面,儿童可以做得更好。比如,成年人有时会发现他们很难唱对调子、打出本垒打,或者准确模仿口音。若未经过仔细考量,我们很可能会把这类差异归结到成年人认知和行动能力的退化上。这和单纯的学习知识又有不同,因为我们需要动用眼睛、耳朵和肌肉。

马库斯就为此拿自己做过实验:他在38岁开始学习吉他,这段经历已被他详细写入《零起步学吉他:新的音乐家和学习的科学》(Guitar Zero: The New Musician and the Science of Learning)一书。他说:“家人在听说我要学吉他这个事情之后,哄堂大笑。但是不久他们就发现了我的进步。”在学吉他过程中,他参加了一个面对8至15岁儿童的音乐夏令营。他说,他能比他的“同学们”更快地掌握乐曲结构,但是那些年轻人则有更好的协调性和乐感。

还有更有价值的证据:儿童并不是真的能够学得更好。明尼苏达大学学者张扬(Yang Zhang。音译)做过一个关于成人学习陌生口音的研究。研究显示,成年人的学习效果较差,可能只是因为投入不够。研究者让成年人听模仿母亲“咕咕儿语”(baby talk)的录音带,发现被试的学习进展神速。

在学习音乐和运动所需的复杂运动方面,成年人也不一定处于劣势。加拿大康科迪亚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学者维吉尼亚•本胡恩(Virginia Penhune)找来一批实验者,让他们以固定次序、固定次数重复按键——这其实是在模仿弹琴训练。在这个实验里,成年被试的表现甚至优于年轻被试。

还有另一个更高难度的、需要手眼协调性的实验,有将近1000名各年龄段志愿者参与。被试通过6个阶段训练,学习变戏法。正如你可能设想的那样,60-80年龄组的被试开始时有些迟钝。但是他们很快就追上了30年龄组的被试。而在全部训练结束之后,所有成年组的被试在变戏法时都比5-10年龄组更有自信。

是什么妨碍了成人学习?

这么来看,“老狗”的可塑性可比谚语里说的要大得多。就算我们真的遭遇学习障碍,它也并非不可逾越。儿童看似学东西更好更快,其原因很可能在于他们所处的环境,以及身体健康状况(请见后文“好的身体带来好的头脑”)。

事实上很多研究者相信,成年人的生活方式才是他们学习的最大阻碍。“对于婴儿来说,他们的任务只是学习说话,以及爬来爬去。”赢得过多次记忆竞赛的认知科学家艾德•库克(Ed Cooke)如是说,“如果成年人也有相同的时间专心学习,他们也能学得很好。”

然而我们大多数人并没有太多闲暇时间可以心无旁骛地学习。尽管如此,我们也能借鉴一些刺激儿童学习的方法,将之加到我们的日常计划里。比方说,老师在指导儿童学习时总是问他们问题,以巩固所学。这个方法非常有道理,因为已经有无数研究证明,测试能增强长期记忆,其效果要大大优于其他教学方法。但是对于想学新东西的成年人来说,他们往往只能进行自我检测——说实话,这可不常见。

有鉴于此,库克建立了一个名为Memrise的网站,帮助成年人规划自我测试,而且最重要的是,将测试纳入他们的时间表。Memrise网站会记录你的“学习曲线”,在你马上要忘掉某个知识点的时候,弹出测试题来,让你能够重温记忆。

库克说:“Memrise会在最大程度上拓展你的大脑潜能。”他自己就已经利用这个网站学会了数千个外文词汇。在这里,用户可以自行建立课程,题目五花八门,从艺术到动物学,几乎无所不包。尤其重要的是,你如果有几分钟的空闲时间(比如午休或者等车的时候),就能轻松登录网站,开始学习。而且,库克还打算要开发一款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使学习更加快捷方便。

但是,还有些学习任务要求认知能力或运动技能,比如告别音痴,或者打出一杆完美的高尔夫。要怎么达成这类学习任务呢?科学家也同样为我们提供了指导建议,帮助我们重新找回年轻时代那种什么都一学就会的感觉。

一个观点是,成年人往往囿于自己对完美的过分追求。儿童会急于完成任务,但是成年人却常常为每一步费尽心思,试图与要求的做到一模一样——这可能就是我们面对的最大困难之一。“成年人在做事的时候想得太多,”拉斯维加斯内华达大学的学者加布里埃莱•沃尔夫(Gabriele Wulf)如是说,“儿童却是看到什么就照做不误。”

沃尔夫过去十年的研究证明,我们应当把重点放在行为的效果,而不是复杂的动作步骤上。她将这个理论运用到了自己的生活中:她本人是一个出色的高尔夫球手,她发现,与不断注意双手的位置相比,想着挥杆的感觉的话,就能打出更好的成绩。她说:“我在挥杆时,一直在找最佳关注点。”同理,要学唱歌,你就应该把注意力放到音效上,而不是舌头的位置或者喉咙。很多研究证明,只要你稍稍改变关注点,学习效率就能得到提高——其中原因可能在于,如果你将关注点放到动作的整体感觉而不是细节上,可以让你的动作在下意识里变得更纯熟。

关注点如果放错了地方,会导致人们过分追求细节,从而阻碍了整体的学习。成年人不畏艰难、孜孜不倦、追求卓越,但这似乎并不总能带来优势。大多数人喜欢将任务分成小步骤去完成。以学篮球为例,成年人在投每个球时都分外讲究,这也许是因为他们有投好每个球的渴望。在开始的时候,这个方法或许能显著提高球技,但是大量研究发现,这样获得的技能很快就会被忘到脑后。

与之相反,你可以采用“回转传送带”法,反复训练多个技能,而不是在其中一个上下死功夫。来回练习多项技能,似乎能让你的大脑在学以致用上做得更好,并让你保有长期的记忆,虽然其中原因还不清楚。这个方法已经帮助人们在网球、皮划艇和手枪射击上取得了更好的成绩。

但也许很多人不喜欢这么做。你可能会觉得,如果不走踏实每一步,怎么可能会有进步?但就算你还要坚持原来的学习策略,你仍然可以通过不时地在陌生环境中训练,来获得提升。比如在打网球时,与其一直守着一个位置,你可以换到别的位置打几回合;又比如在弹音阶时,你可以偶尔换换手。德国多特蒙德莱布尼茨研究中心(the Leibniz Research Centre)的学者阿尔诺•柏廷(Arnaud Boutin)曾经做过一个关于工作环境和人为因素的研究。这个研究证明,偶尔离开自己熟悉的区域,而不是将全部精神陷入手头唯一工作,可以帮助你提升整体表现。柏廷说:“执迷于一件事情越久,你就越难将学得的技能应用到其他方面。”

如果上面这些方法都对你无效,你还可以尝试让自己变得更大胆。 沃尔夫说:“我们在成长过程中会逐渐失去自信,而自信与否会对我们的表现产生很大影响。”最近她找来一小群人,做了一个投球实验来验证这个理论。她让其中一半被试参加了一个伪测试,让他们以为自己的投球能力胜于常人;而另一半被试就没这么“幸运”了。实验结果是,自信心大增的前一组人,在训练之后投球的精准度要远远高于另一组人。

但你的学习热情能不能比得上西蒙考特对外语的挚爱呢?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西蒙考特说:“我的外语学习,就好像是极限运动。你并不用像我这么夸张。”最近他又把热情投向中文,且还不打算收手。 “我就像个语言浪子,总在寻找下一个情人。”

但是来试着接受这个观点吧:其实你的大脑和西蒙考特的没什么不同。一旦爱上极限学习,小心收不住!

好的身体带来好的头脑

就算年纪老大,也能拥有敏捷的头脑。其中诀窍,或许就是去公园散个步这么简单。

过去几年的研究已经清楚地证明,差体质(比如肥胖或者罹患心血管疾病)对我们大脑的危害,就和它对于我们个人魅力的危害一样巨大。它会削弱长距离神经元之间的联系,导致海马体的萎缩——而海马体在学习和记忆方面是至关重要的。因此,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而变糟的健康状况,也会对影响我们的大脑,降低我们的学习能力。所以人们才会说:“老狗学不会新戏法。”

值得庆幸的是,这些变化其实是可逆的——这是阿瑟•克雷诺(Arthur Kramer)的观点,他在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进行关于老年人的研究。他的研究项目一般要求被试进行少量锻炼,比如每周至少有三天要散步40分钟,如此坚持一年。他说:“我并不是说,他们能赢得跑步比赛什么的,但在坚持一年之后,他们确实能走得更远更快。”

在对比训练前后的大脑扫描图时,他发现被试的海马体变大了——可能是因为长出了新的脑细胞,或者神经元间的突触连接增多了。而且,大脑中很多长距离神经联系恢复了往昔的活力。他说:“这些老年人的神经网就和30岁的人一样有活力。”其结果是,被试的一般认知能力得到显著提升。这其中就包括了注意力的增强,而注意力又对学习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