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呓语:

斥乔布斯 炮轰盖茨,自由软件之父一生在保护什么

Posted by 破冰 on 2016-10-26 17:31 Wednesday

乔布斯造成了永久的伤害!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在竭力消除这种伤害

——理查德·斯托曼

...

自由软件,相信大多数人都不会知道它的定义,但它却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巨大的改变。

自由软件意味着完全的公开、完全的自由。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它的源码开发出另一款自由软件,将共同的知识成果无限地传递下去。

如果将软件开发看作是拾柴生火的话。自由软件就像是众人拾柴燃起的熊熊的篝火,足以温暖照亮所有为它添过柴的人。

牛顿曾经说过:如果说我看得比别人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前人的知识积累为后人所用,这是人类文明能够发展至今天的关键。

而自由软件,也正是秉承着这样的理念诞生的。随着它的不断发展也派生出了开源软件,它们是如今程序员们离不开的资源宝库!

最为知名的开源社区 github

开源软件不等于自由软件,但所有的自由软件一定是开源的,自由软件有着更严苛的定义,除了要求软件开放源码,还必须允许任何人使用、修改、复制、研究甚至是重新发布。但不论如何,开源软件与自由软件都是秉承着共享的理念。

开源软件的重要不仅仅之于程序员。如今许多创客所依赖的程序也都是开源的项目,他们可以很方便地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修改。

开源的 Delta 式 3D 打印机

没有自由的软件世界就是数字监狱

...

纵观程序几十年的发展史,自由软件的支持者不乏许多传奇程序员。

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

理查德·斯托曼是其中能力远大于名气的一个。作为自由软件定义的提出者和坚定支持者,他的名气甚至不足那些软件商人的百分之一。

最成功的软件商人比尔盖茨。他不遗余力地支持宣传自由软件,直接影响促成开源软件的诞生。在当今封闭的软件沙漠中开辟了一片自由的绿洲。

斯托曼常年一头蓬乱的头发,蓄着花白的络腮胡。似乎不会让人把他与名校高材生联系到一起。

实际上斯托曼早在 70 年代就进入哈佛大学就读。大二时加入了麻省理工学院的人工智能实验室,是最早一批研究人工智能的程序员。

年轻时的斯托曼

工作后,斯托曼和同事们组建了一个软件共享社区。

在社区里,成员们都会无偿地分享自己的程序代码。几乎每天都会与大家讨论自己的开发心得。斯托曼很快便爱上了这样的黑客文化氛围。

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黑客指的是一群以开发为目的用非常规的手段研究修改计算机相关产品的人,与狭义的以破坏计算机安全系统为目的的黑客存在差异。

但好景不长,在八十年代,商业大潮席卷 IT 界。斯托曼所热爱的黑客社区面临巨大的压力,他们随时有可能接收到软件公司发来的律师函。

软件公司的商业广告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斯托曼的许多同事都屈服了,他们甚至组建起了自己的软件公司并以此牟利。

斯托曼对此感到极度的愤怒,在发现言语上的声讨并没有实际作用后,他下定决心,发起了自由软件集体协作项目 GNU。

GNU 与角马的英文同音,便用角马作为标志。斯托曼将 GNU 解释为“GNU’s Not Unix”的递归缩写。

他还创立了自由软件基金会来支持 GNU 项目。

斯托曼为自由软件基金会评选的获奖者颁奖

意在创造一套完全自由且向下兼容 Unix 的操作系统

Unix:由贝尔实验室研发的,非常成功且强大的多用户多任务商用操作系统,支持多种处理器架构。

经过不懈地研发,倔强的斯托曼逐渐完善起 GNU。

开发出了各种优秀的系统组件,但始终没有完成最重要的系统内核。

斯托曼开发的用于 GNU 的 emacs 文本编辑器

直到 1991 年一个芬兰大学生林纳斯(Linus)写出了 Linux 内核。

Linux 内核如今应用广泛,我们熟知的 Android 系统就是基于 Linux 内核开发的

并通过自由软件基金会对全世界发布公开。

终于圆满了 GNU 项目,开启了一个全新的自由开源时代。

Linus

斯托曼的执著也让他渐渐地在开发者圈子里有了名气,也当之无愧地获得了“自由软件之父”的美名。

虽然 Linux 是自由软件的一个巨大的成功,但是斯托曼依旧有自己的不满。他多次在演讲上强调GNU/Linux才是系统的全称。时刻提醒人们不要忘记 GNU 在这其中的关键意义。

GNU 与 Linux 的标志物分别是角马和企鹅

如今的斯托曼依靠演说宣传自由软件和维持生计。不同于许多演说家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狡猾。

斯托曼始终言行如一,甚至恪守得有些过于苛刻。

性丑闻被披露后一再撒谎的克林顿

斯托曼作为一名资深的程序,直到现在还是使用一台老掉牙的笔记本办公。屏幕只有 10 寸,配置也是化石级的。

因为担心安全问题,只有在必要时才会连接网络。

斯托曼心爱的笔记本是搭载龙芯 CPU 的纯正中国货

有人建议他更换性能更好的 ThinkPad 或 MacBook 时。他总是一脸不屑,坚持使用这台从 BIOS 到操作系统都自由的古董。

斯托曼同样厌恶智能手机,甚至是普通手机。直到现在他也没有自己的手机。他认为手机不管搭载何种系统,基带的底层程序仍会有泄密的可能。

如果有人在他面前使用 iPhone 的话,他会毫不掩饰自己嫌弃的眼神。

可想而知,斯托曼对大公司的憎恨肯定也不会少:

非自由软件的恶,源于大公司的贪婪。

无论是苹果、微软、还是 Facebook 都没能逃过他的嘴炮。

他认为乔布斯是个“邪恶的天才”,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只是个“聪明而贪婪的商人”。

在五年前,乔布斯刚去世之时,所有人都在表示自己的悲痛。

而斯托曼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发表了这样一句话:

“我不会为他的死而高兴,却会为他的离开而感到开心”

言论一出,舆论一时哗然。

很多人都认为他是为了炒作才口出狂言,但他那硕大的肚子里藏着的不是坏水。

事实上斯托曼是个简单的人:

至今为止,斯托曼没有因为推广自由软件获取暴利。

虽然在业界地位显赫,可却没有多少民众知晓他的大名。斯托曼也曾多次来访中国宣传自由软件,他对中国政府加强 Linux 系统的研发的策略表示大为赞赏。

...

你必需做出选择:是自由更重要,还是便利更重要?在获取你的数据时,他们会给你一些便利;但在其他场合,他们会让你不知不觉地遭受损失,或是受到限制。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1984》

近年来斯诺登棱镜门事件引发了公众对信息技术的信任危机,斯托曼的坚持也渐渐得到了重视。步入晚年的他依旧坚持在自由战争的最前线。

斯诺登

一路走来,斯托曼虽然获奖无数,但他内心中最向往的还是那个不分你我的社区。

那个没有因为版权而勾心斗角的年代,那个可以全心全意开发好程序的氛围...

网景与微软的浏览器大战

自由软件(Free Software)之于普通民众可能只意味着免费。但对于开发者而言,自由软件是一块没有篱笆的田地。

每个爱好种植的新丁都可以在这里收获果实并为还在田边观望的路人播撒下更加优秀的种子。

自由开源是远古人类得以脱颖的核心,继承传播是现代人类科技发展的基础。这一切都像是母亲教孩子一样自然。

为什么在信息时代我们忘却了这份初心...

发表评论: